中兆律師事務所
當前所在位置:龙珠激斗魂匣顺序图 > 案例研究 > 經濟法案例

江蘇無錫市張承兵等人假冒注冊商標、洪立洲等人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黃孟浩非法制造、銷售 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案

2018-08-09 10:08:03 龙珠激斗魂匣顺序图 閱讀

一、案件事實

(一)假冒注冊商標部分

1. 2014年9月至2015年12月間,由被告人張承兵提議,被告人王家財、徐紹兵與張承兵三人經合謀并共同出資,在未經注冊商標所有權人許可的情況下,假冒使用美國瑪氏公司的“德芙DOVE”注冊商標,在安徽省蕪湖縣灣沚鎮華特橡塑廠內生產、制作巧克力并進行銷售,非法經營數額共計人民幣2103850元。

2016年1月7日,公安機關在被告人王家財、張承兵、徐紹兵進行生產的安徽省蕪湖縣灣沚鎮華特橡塑廠內查獲假冒的散裝“德芙”巧克力12100粒、整箱“德芙”巧克力153箱計306000粒。

2. 2015年10月至12月,被告人王家財、胡克華經合謀,由王家財負責出資、生產,胡克華負責聯系制作商標標識,在未經注冊商標所有權人許可的情況下,假冒使用意大利費列羅集團的“FERRERO ROCHER”的注冊商標,在安徽省蕪湖縣灣沚鎮喇叭口大道一處民房內生產、制作巧克力。后被告人王家財以每箱人民幣400元的價格,銷售給洪立洲、徐中生、林瑞平等人假冒的“費列羅”巧克力計300箱,非法經營數額計人民幣118700元。

2016年1月8日,公安機關在被告人王家財、胡克華進行生產的民房內查獲假冒的“費列羅”巧克力18360粒。

(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部分

2014年10月至12月,被告人洪立洲明知從被告人王家財處購得的“德芙”巧克力系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仍在其經營的無錫市新吳區塘南招商城副食品市場店鋪內銷售給被告人徐留軍假冒的“德芙”巧克力749箱,銷售金額共計人民幣462500元。

2014年10月至12月,被告人徐留軍明知從被告人洪立洲處購得的“德芙”巧克力系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仍在江蘇省溧陽市將上述749箱假冒的“德芙”巧克力銷售給葉玉慶,銷售金額共計人民幣570840元。

2015年10月至2016年3月,被告人錢社明明知從被告人張承兵處購得的“德芙”巧克力系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仍在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眾彩物流農副產品配送中心銷售給孔令金假冒的“德芙”巧克力約600箱,銷售金額共計人民幣302200元。

2016年1月7日,公安機關在被告人洪立洲經營的無錫市新吳區塘南招商城副食品市場100號及7號、14號倉庫內查獲假冒的“費列羅”巧克力5370粒。2016年1月20日,公安機關在葉玉慶處查獲假冒的“德芙”巧克力139箱。

(三)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部分
2015年9月至11月,被告人黃孟浩未經注冊商標所有權人授權許可的情況下,非法制造印有費列羅集團的“FERRERO ROCHER”注冊商標標識的塑料包裝紙5萬張、底版紙5萬張、圓形小貼紙100萬余枚,后被告人黃孟浩將上述商標標識以人民幣10萬余元的價格銷售給被告人王家財。


二、訴訟過程
2015年5月7日,原無錫市公安局新區分局治安大隊、旺莊派出所民警在工作中發現塘南招商城副食品市場100號鴻運喜鋪涉嫌銷售假冒的德芙巧克力,店方負責人洪立洲等人有犯罪嫌疑。公安機關接報后,對該案立案偵查。原無錫市開發區人民檢察院了解情況后,及時、主動派員介入,對該案進行引導取證,并及時對符合逮捕條件的涉案人員作出批準逮捕決定。2016年4月6日,原無錫市公安局新區分局偵查終結,以被告人張承兵、王家財、徐紹兵、胡克華涉嫌假冒注冊商標罪、被告人徐留軍、洪立洲、錢社明涉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被告人黃孟浩涉嫌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無錫市新吳區人民檢察院于同年10月20日向原無錫高新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17年1月17日,無錫市新吳區人民法院(原無錫高新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張承兵犯假冒注冊商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85萬元;被告人王家財犯假冒注冊商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74萬元;被告人徐紹兵犯假冒注冊商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63萬元;被告人徐留軍犯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5萬元;其他被告人也被判有期徒刑、緩刑,并處罰金。被告人均未上訴,判決生效。

三、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橫跨蘇浙皖三省四地、大量制販國際知名品牌“德芙” “費列羅”巧克力的窩案,系公安部2016年“利?!斃卸槳彀訃?。無錫高新區(現新吳區)人民檢察院接到公安機關情況通報后,第一時間選派“知識產權辦案專業小組”業務骨干迅速介入引導偵查,與無錫市公安局食藥環支隊及原新區分局專案組民警多次商討,并根據案件定性走向提出收集證據的建議。

首先,針對不同罪名提出如何重點取證的建議。本案涉及了侵犯注冊商標犯罪全部罪名,即假冒注冊商標罪、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和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三個罪名。介入的檢察官向公安機關就取證的共性和個性問題分別提出意見。如共性的問題,即主觀明知的認定,尤其是在生產者與銷售者相分離的情況下,如何通過調取客觀性證據進行司法認定,檢察官建議要結合洪立洲、徐留軍等人的進貨渠道、銷售價格、會計賬目、銷售手段、知識經驗、生活環境等多方面調取證據。針對不同罪名涉及的關鍵性問題提出針對性的取證意見,如關于張承兵、王家財等人涉嫌假冒注冊商標罪涉案金額,檢察官建議公安機關查明涉案的銷售侵權產品實際銷售價格、標價、銷售產品的貨值金額,便于后續犯罪金額、犯罪形態的認定。

其次,提出對涉案商品是否屬于偽劣產品進行鑒定的建議。我國刑法第一百四十九條明確規定了侵犯商標類犯罪與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的關系,即行為人侵犯商標類犯罪與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可能存在想象競合。對于制假行為是否涉嫌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關鍵在于產品是否“劣”。故建議公安機關對涉案扣押的物證進行鑒定,查明涉案巧克力是否屬于偽劣產品。

第三,提出雇員行為如何認定的建議。本案行為人不僅自己實施了侵犯注冊商標權行為,同時也雇用大量人員為其加工、生產侵權產品,甚至進行管理和經營,為避免打擊面過大,又要做到不枉不縱,檢察官從共犯原理角度,提出兩方面取證建議:即雇員的主觀明知和在生產、加工或管理中的行為相結合進行認定,建議公安機關查明雇員在犯罪中的主觀明知及客觀行為。公安機關通過梳理涉案銀行交易明細等客觀證據,及時調整偵查方向。

同時,該院貫徹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落實羈押必要性審查工作,對兩名確有認罪悔罪表現、愿意繳納保證金、已不需要繼續羈押的被告人,依法向法院建議變更強制措施,收到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該案的成功辦理體現了檢察機關對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高度重視,有力地打擊了侵犯知識產權和制售假冒商品犯罪活動。


熱點

在線留言 在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