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兆律師事務所
當前所在位置:龙珠激斗魂匣顺序图 > 案例研究 > 知識產權案例

北京高院|“墻錮”商標侵權案二審判決書

2018-08-09 10:16:50 龙珠激斗魂匣顺序图 閱讀

北京高院|“墻錮”商標侵權案二審判決書

?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7)京民終335號

 

當事人信息


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秀潔新興建材有限責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劉XX。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江,北京市中兆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袁軍,北京市中兆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美巢集團股份公司。

 

法定代表人:張XX,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亞洲,北京市集佳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科峰,北京市集佳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王XX。

 

審理經過

 

上訴人北京秀潔新興建材有限責任公司(簡稱秀潔公司)因與被上訴人美巢集團股份公司(簡稱美巢公司)、原審被告王XX侵害商標權糾紛一案,不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5)京知民初字第1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7年4月11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7年6月1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秀潔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江、袁軍,被上訴人美巢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張亞洲、李科峰到庭參加訴訟。原審被告王XX經本院合法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本案依法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訴稱

 

秀潔公司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駁回美巢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事實和理由:1、秀潔公司并未侵犯美巢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涉案的“墻錮”概括表達了墻體界面劑的性能和用途,已成為建材業內對界面劑、粘合劑這種墻體材料的俗稱,已構成通用名稱;同時美巢公司事實上也是將“墻錮”作為商品名稱進行地使用,而且在美巢公司所提交的公證文書所顯示的“購貨發票”中,也清楚的載明“墻錮”是作為商品名稱進行的使用。2、秀潔公司使用“秀潔墻錮”標志不會造成相關公眾混淆、誤認,不構成對美巢公司商標專用權的侵犯,秀潔公司是一家專業從事建材生產的公司,所注冊的“秀潔”、“易康”、“興潮”等商標能夠與其他廠家所區別,而且在“墻錮”不具有商標的顯著性的情況下,一審判決所認定的“秀潔墻錮”等被控侵權行為構成2013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商標法》(簡稱2013年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所規定情形缺乏依據。3、一審法院及美巢公司關于賠償數額的主張及認定,違反了法定程序,與事實不符,損害了秀潔公司的訴訟權利;2013年商標法第六十三條所規定的賠償計算依據是由“原告舉證侵權損失、再由被告舉證侵權獲利、到責令被告舉證、直至酌情確定損失數額”等依次采用的基本步驟,而美巢公司并未舉證證明其損失數額,亦未對此提交相關證據;同時一審法院并未責令秀潔公司提交相關獲利的證據,商標法規定的“責令”提交證據應當由人民法院明確、規范的進行要求,對所提交的賬簿、材料的范圍、內容、時限以及后果進行明確限定,但一審法院并未作出任何“責令”的意思表示,一審判決所記載的“釋明”不能說明其已經依法履行了“責令”的程序義務,故一審法院亦不能據此確定賠償數額。4、秀潔公司并不存在美巢公司所稱的侵權收益,一審判決對此認定嚴重違背客觀事實,且違反證據審查規則;秀潔公司經統計,從2010年至2014年,其實際生產的“秀潔墻錮”產品總計為500多噸,年均產量約為100噸,即使按照美巢公司和一審法院采信的“單位利潤核算標準”,秀潔公司在被訴侵權的四年間利潤總額也不足100萬元;同時美巢公司所提供的網頁證據載明的是秀潔公司生產膩子粉、界面劑、白乳膠、涂料等十幾個產品的月產量為一萬噸,但原審法院和美巢公司卻將秀潔公司所有產品的月產量改為涉案被控侵權產品“墻錮”單品的產量,嚴重與事實不符;原審法院僅依據網頁上不實的宣傳而認定秀潔公司的獲利數額,脫離了證據審查規則,缺乏依據,應當予以糾正。

 

被上訴人辯稱

 

美巢公司辯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當予以維持,“墻錮”商標并非通用名稱,一審判決所確定的賠償數額具有事實依據,秀潔公司并未對此積極進行舉證,其應當自行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

 

王XX并未發表意見。

 

一審原告訴稱

 

美巢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秀潔公司和王XX停止侵犯“墻錮”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2、秀潔公司和王XX連帶賠償美巢公司經濟損失及因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支出共計1000萬元;3、秀潔公司和王XX在《中國工商報》刊登聲明消除因侵權造成的不良影響。

 

一審法院查明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

 

一、美巢公司就“墻錮”商標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的相關事實

 

2002年9月11日,北京美巢裝飾材料有限責任公司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簡稱商標局)提出第3303708號“墻錮”商標(商標圖樣附后)注冊申請。經商標局核準注冊后,核定使用于:工業用膠、工業用粘合劑等商品,類似群組為0115。經續展注冊商標專用權期限至2024年4月6日。現注冊商標專用權人為美巢公司。

 

2005年9月7日,美巢公司向商標局提出第4882697號“墻錮”商標(商標圖樣附后)注冊申請。經商標局核準注冊后,核定使用于:工業用膠、工業用粘合劑等商品,類似群組為0115。經續展注冊商標專用權期限至2019年1月27日。

秀潔公司對上述事實無異議。

 

二、“墻錮”商標具有較高市場知名度的相關事實

 

1、自2005年至2015年,美巢公司先后在《北京日報》、《北京晚報》、《新京報》等報紙,《中國膠粘劑》、《中國砂漿》、《綠色建筑》、《室內裝飾》等期刊雜志以及北京人民廣播電臺、天津人民廣播電臺、天津衛視等電臺、電視臺持續投放大量廣告宣傳“墻錮”商標。根據美巢公司提交的銷售合同、發票以及《專項審計報告》顯示,2011年至2014年6月,美巢公司在“墻錮”牌“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方面的研發投入為695.95萬元,固定資產投入為1927.36萬元,銷售金額共計2211736元?!扒斤饋迸啤盎炷兩緱媧砑痢鄙唐廢鄣賾虬ū本┦?、天津市、內蒙古自治區、河北省、河南省、山西省、遼寧省、陜西省、湖北省等省、自治區、直轄市。

 

2、在實際商業宣傳和使用中,美巢公司將“墻錮”商標與“美巢”商標聯合使用于“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外包裝、裝潢上。其中“美巢”商標于2004年、2007年、2010年、2013年獲得“北京市著名商標”,并于2007年被認定為“中國馳名商標”。

 

3、美巢公司的企業字號亦為“美巢”,獲得的企業榮譽包括:

2006年獲得“涂料、膠粘劑類”北京市行業質量標桿企業(北京質量協會授予);2009年家裝十年最具影響力企業獎(北京市建筑裝飾協會授予);中國建材商年度總評榜2011年度最具價值品牌(中國建筑材料流通協會授予);2014年京城消費者最鐘愛的建材品牌(北京家居行業協會授予)。

秀潔公司對上述證據真實性無異議,但認為美巢公司商業宣傳的不僅限于“墻錮”商標,且“墻錮”亦被美巢公司用作商品名稱使用。秀潔公司對“墻錮”與“美巢”商標結合使用和宣傳的事實沒有異議。

 三、美巢公司指控秀潔公司、王XX實施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事實

2014年10月29日,美巢公司委托北京市集佳律師事務所向北京市方正公證處提出證據保全申請。公證處工作人員來到北京市順義區南法信鎮東海洪村順沙路路南億宏建材城A區4廳7號攤位,購買“秀潔墻錮(通用型)”、“秀潔墻錮(強效型)”粘合劑各一桶,取得北京陽光順杰建材經銷部出具的銷售發票以及銷售收據各一張,金額210元。王XX名片中記載的內容為:山東泰和泰山紙面石膏板總廠、北新集團建材股份有限公司順義總代理。此外,公證人員還在該建材城的“北京運通盛發裝修材料經營部”購買“興潮墻錮(無醛凈味)”、“易康墻錮(通用型)”各一桶,共計150元。

 

在原審庭審中,對上述被控侵權商品進行了現場勘驗,秀潔公司對上述商品為其制造、銷售沒有異議。

 四、秀潔公司不侵權抗辯的事實

 1、秀潔公司主張,該公司先后申請注冊了“秀潔”、“興潮”、“易康”三件注冊商標,具體情況如下:

 1998年11月12日,秀潔公司向商標局提出第1401072號“秀潔 XIUJIE及圖”商標注冊申請。經商標局核準注冊后,核定使用于:工業用膠、工業用粘合劑等商品,類似群組為0115。經續展注冊商標專用權期限至2020年5月27日。

 2006年1月20日,秀潔公司向商標局提出第5130550號“易康”商標注冊申請。經商標局核準注冊后,核定使用于:工業用膠、工業用粘合劑等商品,類似群組為0115。經續展注冊商標專用權期限至2019年5月27日。

 2006年8月11日,秀潔公司向商標局提出第5536078號“興潮 XINGCHAO”商標注冊申請。經商標局核準注冊后,核定使用于:工業用膠、工業用粘合劑等商品,類似群組為0115。經續展注冊商標專用權期限至2019年10月13日。

 2、秀潔公司主張在被控侵權商品上分別使用了上述三件注冊商標,在商品上使用“秀潔墻錮”、“興潮墻錮”、“易康墻錮”字樣,并非商標意義的使用行為,“墻錮”為建材家裝領域內對“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約定俗成的商品通用名稱。

為證明“墻錮”為商品通用名稱,秀潔公司提交了證人證言。對于作證的自然人和法人單位,沒有進一步提交證明主體資格真實存在的證據,上述證人均未出庭作證。秀潔公司還提交了兩份公證書,對美巢公司以及網絡宣傳中關于其他經營主體在“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上使用“墻錮”文字的情況進行了證據保全。經查,美巢公司在“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上使用的“墻錮”文字是作為注冊商標使用,與“美巢”注冊商標聯合使用。在網絡宣傳中其他經營主體使用“墻錮”文字時,大多在“墻錮”旁邊標注“乳膠界面劑”或“界面處理劑”字樣。

 美巢公司認為,秀潔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墻錮”系“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秀潔公司的使用方式屬于商標意義的使用。

 另查,2014年12月11日,美巢公司委托北京市集佳律師事務所向北京市方正公證處提出證據保全申請,對秀潔公司的官網內容進行證據保全。登錄//www.xiujie.com/后,對相關網頁進行了截屏打印。根據網頁內容顯示:

秀潔公司經營的建筑物墻體裝飾材料種類包括膠類、粉類、涂料、防水材料,品牌包括“秀潔”、“易雪”、“ 易康”、“ 興潔”、“ 興潮”等。其中“秀潔”、“ 易雪”、“ 易康”有專門的品牌部和聯系電話。從2014年2月至4月,秀潔公司對上述品牌新上市桶類商品開始促銷活動,包括粘木王白膠、墻錮、精品界面劑、精品108膠等。

 秀潔公司對“精品界面劑”的描述為“選用高分子聚合物乳液及各種進口助劑特制而成的一種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執行的技術標準為:JC/T907-2002;環保標準為:GB18583-2001。在“施工要求”部分對施工環境、基層處理、稀釋及涂刷次數、造毛、施工溫度有具體限定。

 秀潔公司對“墻錮”的描述為“選用高分子聚合物乳液及各種進口助劑特制而成的一種粘合劑”。執行的技術標準亦為:JC/T907-2002;環保標準為:GB18583-2001。在“施工要求”部分中,除稀釋比例比“精品界面劑”擴大一倍外,其他內容與“精品界面劑”基本一致。

 五、美巢公司主張秀潔公司、王XX承擔侵權賠償責任的相關事實

 1、秀潔公司在其官網中宣稱,該公司成立于2001年,員工百余人,資產數億元。先后與萬科、富力等房地產開發企業以及北京龍發、實創、居然之家等裝飾公司開展合作,在全國開有一百余家專賣店。在“招商加盟”欄目中,秀潔公司宣稱其產品毛利潤率為30%。

 2014年11月5日,美巢公司委托北京市集佳律師事務所向北京市中信公證處提出證據保全申請,對阿里巴巴旗下的商友圈網絡商業信息發布平臺中秀潔公司發布的商情信息內容進行證據保全。登錄//shop1397840140394.1688.com/后,對相關網頁進行了截屏打印。根據網頁內容顯示:秀潔公司是該網站的認證會員,其中發布的“秀潔”品牌建筑材料包括“秀潔墻錮”等共16種,月產量為10 000噸、年營業額為5000萬至1億元?!靶憬嗲斤饋泵客爸亓課?7公斤或18公斤。至遲從2009年8月秀潔公司已經開始銷售“秀潔墻錮”。11月6日,美巢公司委托北京市集佳律師事務所向北京市中信公證處提出證據保全申請,對慧聰網中秀潔公司發布的商情信息內容進行證據保全。登錄//beijingxiujie.b2b.hc360.com/后,對相關網頁進行了截屏打印。根據網頁內容顯示:秀潔公司是該網站的認證會員,其中發布的“秀潔”品牌相關信息與商友圈中的內容一致。

 美巢公司在原審訴訟中共支出公證費12500元。

 2、美巢公司在一審訴訟中以秀潔公司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主張賠償數額。其主要考慮因素為:

 (1)被控侵權商品銷售價格區間為75元/桶-125元/桶,毛利率為30%,平均利潤為30元/桶,考慮到市場因素,將被控侵權商品利潤確定為26元/桶。

 (2)秀潔公司宣稱僅“秀潔墻錮”單品的月產量即為10 000噸,單位商品為18公斤/桶,月產量為555 555.6桶。

 (3)綜合考慮以上因素,月利潤為14 444 445.6元,年利潤為173 333 347.2元。

 (4)秀潔公司從2009年8月即開始銷售被控侵權商品,因此其獲利遠超1000萬元。

 3、秀潔公司認為,商友圈和慧聰網均為盈利性網站,其發布信息的公信力和權威性較低,會員注冊門檻較低,企業發布的商情信息真假難辨且容易修改。對于美巢公司在本案中上述公證證據的真實性無異議,對其支付的公證費與本案的關聯性亦無異議。針對美巢公司主張賠償數額的考慮因素,原審法院曾向秀潔公司釋明可以提交反映實際經營情況的反駁證據,但秀潔公司未提交。

 

一審法院認為

 

一審法院認為,美巢公司作為第3303708號和第4882697號“墻錮”商標(簡稱涉案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人,在注冊商標專用權期限內享有在核定使用的“工業用粘合劑 ”、“工業用膠”等商品上專有使用其注冊商標的權利,以及禁止他人未經其許可在同一種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商標的權利。本案爭議焦點在于以下幾個方面:

 

一、秀潔公司在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包裝容器上使用“墻錮”文字是否為商標意義的使用

 

秀潔公司在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外包裝桶上使用的方式為:“秀潔”、“易康”、“興潮”三件注冊商標結合“秀潔墻錮”、“易康墻錮”、“興潮墻錮”字樣。秀潔公司認為,“墻錮”為該類商品的約定俗成通用名稱,其對商品通用名稱的使用,不構成對美巢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害。

 

秀潔公司提交證人證言以及網頁公證證據用以證明“墻錮”屬于通用名稱,但秀潔公司沒有進一步提交出證主體真實存在的證據,證人均未出庭作證也未說明正當理由,因此對上述證人證言本院不予單獨采信。而秀潔公司提交的網頁公證證據卻顯示,美巢公司在“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上使用的“墻錮”文字是作為注冊商標使用,且與“美巢”注冊商標聯合使用。在網絡中其他經營主體使用“墻錮”文字時,大多以括號形式標注說明性文字“乳膠界面劑”或“界面處理劑”。這恰恰說明了全國范圍內的建筑裝修材料經營者、消費者均對“墻錮”文字的認知尚未能夠達到指代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的程度。因此,“墻錮”文字不屬于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約定俗稱的通用名稱。秀潔公司關于“墻錮”文字作為該類商品的約定俗成通用名稱的抗辯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結合其將“墻錮”文字突出使用于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外包裝桶顯著位置的事實,該種使用方式可以達到使相關公眾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屬于商標意義的使用。

 

二、秀潔公司、王XX實施的行為是否侵犯美巢公司享有的注冊商標專用權

 

美巢公司在建筑裝飾材料領域具有較高的市場知名度,“美巢”注冊商標先后被認定為“北京市著名商標”、“中國馳名商標”,該商標固有顯著性以及經商業宣傳和使用獲得的顯著性均較強。美巢公司對“墻錮”牌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的研發和市場拓展投入了大量資金,上述商品營銷范圍廣泛,經營額較高。特別是通過與“美巢”商標的聯合使用,“美巢”商標、字號所獲得的市場聲譽自然延及至“墻錮”商標,使“墻錮”商標的顯著性和市場知名度得到極大提升。秀潔公司在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外包裝桶將“秀潔墻錮”、“易康墻錮”、“興潮墻錮”字樣作為商品名稱使用,其文字構成完整包含美巢公司的“墻錮”商標標志,且使用于外包裝桶的顯著位置,字體較大,系突出使用。就使用商品而言,混凝土界面處理劑系工業用粘合劑中的一個種類。秀潔公司的上述使用行為易使相關公眾對其提供的商品來源與美巢公司“墻錮”商標核定使用商品來源產生關聯認知,造成混淆、誤認。美巢公司關于秀潔公司制造、銷售被控侵權商品行為侵犯其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主張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應予支持。

 

美巢公司主張王XX實施了銷售侵犯“墻錮”注冊商標專用權商品的行為?;詮の氖樵孛韉墓郝蜆桃約叭〉玫南嚶χぞ?,被控侵權銷售行為的實施者不能唯一確定是王XX,其理由是:美巢公司沒有進一步提交購買發票、銷售收據的出具者名稱與王XX存在對應關系的證據,根據王XX的名片內容無法與上述票據出具者建立起對應性關系。因此美巢公司的該項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三、秀潔公司應當承擔的侵權民事責任

 由于現有證據不能確定王XX實施了銷售被控侵權商品的行為,因此美巢公司針對王XX的訴訟請求均予以駁回。關于秀潔公司所應承擔的侵權民事責任逐一進行認定:

 1、關于停止制造、銷售侵犯“墻錮”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

 基于查明的事實,美巢公司就涉案商標在工業用粘合劑等商品上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秀潔公司在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突出使用“秀潔墻錮”、“易康墻錮”、“興潮墻錮”字樣系商標意義使用,其制造、銷售行為侵犯了美巢公司享有的上述合法權利,秀潔公司應當在制造、銷售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上停止使用“墻錮”字樣。美巢公司的該項訴訟請求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應予支持。

 2、關于賠償數額及美巢公司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

 

美巢公司以秀潔公司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主張賠償數額,并盡所能提供了公開信息渠道可以獲知的秀潔公司經營被控侵權商品的證據。在一審法院向秀潔公司釋明后,該公司雖然對上述證據所載信息的客觀性提出異議,但仍不提供相關帳簿、資料予以反駁,也未就相應公證書效力向公證行政主管機關提出撤銷,一審法院將結合美巢公司提供的相關證據對賠償數額予以判定。

 美巢公司索賠計算主要考慮因素包括:秀潔公司的經營規模、被控侵權商品的單位銷售利潤、產量、銷售時間、銷售門店數量、地域范圍。其中針對銷售利潤部分,美巢公司根據證據顯示的被控侵權商品銷售價差、毛利率予以酌情確定具有合理性。對于銷售數量部分,雖然沒有確切被控侵權商品的銷售數據,但僅“秀潔墻錮”單品的月產量即為10000噸,秀潔公司針對“秀潔”、“易康”品牌設立有單獨銷售部門,結合其經營規模、銷售門店數量、地域范圍等因素,“秀潔墻錮”、“易康墻錮”、“興潮墻錮”三款被控侵權商品總計的單月銷售數量酌定為10 000噸亦具有合理性。在上述因素的基礎上,結合秀潔公司的銷售時間跨度,主觀過錯程度以及美巢公司兩注冊商標的市場知名度、在本案中因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支出,美巢公司關于1000萬元侵權賠償的請求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應予全額支持。在此需特別強調的是,無論是基于營銷策略還是其它考量的因素,任何商業主體在宣傳推廣活動中所使用的言辭應當表述準確、所使用商業數據應當務求客觀真實,任何通過有悖誠實信用原則所使用的宣傳內容獲得的不當利益,在侵權責任判定中應當自行承擔相應后果。

 3、關于消除因侵權行為造成的不良影響

 美巢公司提供的在案證據,秀潔公司的侵權行為表現出的損害后果為,相關公眾因美巢公司和秀潔公司雙方提供的同一種商品上使用的近似商標標志而產生的商品來源的區分錯誤或關聯性認知,是相關公眾在實際購買時對美巢公司財產性利益的損害,并不涉及對其商業信譽的損害。因此,美巢公司關于秀潔公司在《中國工商報》刊登聲明消除因侵權造成不良影響的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一審裁判結果

 

綜上,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五條、2013年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第(三)項、第六十條、第六十三條第一款、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第十四條、第二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條的規定,判決:

 一、秀潔公司立即停止在其制造、銷售的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上使用“墻錮”字樣;

 二、秀潔公司賠償美巢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人民幣一千萬元;

 三、駁回美巢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舉證質證

 本院二審期間,當事人圍繞上訴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秀潔公司補充提交了共計22份證據:證據1—8,包括了《膠粘劑工業標準匯編》、混凝土界面處理劑行業標準、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國立公證處作出的(2017)京國立內證字第6585號《公證書》、天津市產品質量監督檢測技術研究院的《檢驗報告》等證據,用以證明涉案被控侵權產品“混凝土界面處理劑”應當屬于0104群組,與涉案“墻錮”商標核定使用的0115類似群組工業用膠、工業用粘合劑等商品不構成同一種或類似商品;證據9—21,包括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山東省菏澤市曹州公證處作出的(2016)菏曹州證民字第2749號至第2753號《公證書》、中華人民共和國河北省邯鄲市誠信公證處作出的(2016)邯誠證經字第1351號《公證書》、中華人民共和國四川省成都市蜀都公證處作出的(2017)川成蜀證內民字第1198號《公證書》、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杭州市國立公證處作出的(2017)浙杭證民字第179號《公證書》、中華人民共和國河南省鄭州市黃河公證處作出的(2017)?;浦っ褡值?20號《公證書》、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正陽公證處作出的(2017)京正陽內民證字第2225號《公證書》等證據,用以證明“墻錮”經過大量市場生產主體的銷售、宣傳使用,已經構成混凝土界面處理劑產品上的通用名稱;證據22,北京順永會計師事務所于2017年4月20日作出的京順永專審字(2017)第D-021號《北京秀潔新興建材有限責任公司2009年度—2014年度“秀潔墻錮”、“易康墻錮”、“興潮墻錮”產品銷售(營業)收入專項審計報告》,用以證明自2009年度至2014年度涉及“秀潔墻錮”、“易康墻錮”、“興潮墻錮”的產品銷售總額為140.42萬元。美巢公司認為上述證據或與本案無關、或相關主體缺乏資質、或無法證明相關內容、或不屬于二審訴訟階段的新證據,對秀潔公司補充提交的上述證據均不予以認可。

 

在二審期間中,美巢公司補充提交了共計16份證據:證據1—8,包括了北京粘接學會《關于混凝土界面處理劑類別的回函》、《膠粘劑術語》國家標準、《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國家標準、《建筑膠粘劑的應用與發展》等證據,用以證明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屬于膠粘劑;證據9—12,包括了《混凝土外加劑的分類、命名與定義》國家標準、《混凝土外加劑》國家標準、《混凝土》等證據,用以證明混凝土界面處理劑不是混凝土外加劑;證據13—15,包括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方圓公證處作出的(2017)京方圓內經證字第47278號至第47280號《公證書》,用以證明“墻錮”不是“混凝土界面處理劑”的通用名稱;證據16,秀潔公司在原審訴訟中的陳述意見,用以證明相關內容與秀潔公司所提交的審計報告內容不符。秀潔公司認為上述證據或缺乏關聯性、或真實性不能確定,故均不予以認可。

 

在二審庭審中,秀潔公司提交了《補充上訴意見》,其認為秀潔公司生產、銷售的“混凝土界面處理劑”產品與美巢公司“墻錮”商標核定使用的“工業用膠、工業用粘合劑”商品不構成類似商品,一審判決關于“混凝土界面處理劑系工業用粘合劑中的一個種類”的認定與事實不符,同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簡稱商標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所規定情形系針對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簡稱2001年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一款規定的情形,故上述司法解釋不能直接適用2013年商標法。

 

另查,在原審庭審中,秀潔公司認可美巢公司主張的涉案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與涉案被控侵權產品都屬于0115群組(見一審法院2015年8月4日庭審筆錄下標第5頁)。同時,一審法院通過電話告知的方式,通知了秀潔公司應當就被控侵權行為的獲利情況提交財務賬簿及相關資料,但秀潔公司未予提交(見一審法院工作記錄)。

 

根據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和關聯性,本院對秀潔公司及美巢公司在二審訴訟中補充提交的證據作如下認定:因秀潔公司在一審訴訟中認可美巢公司主張的涉案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與涉案被控侵權產品“混凝土界面處理劑”構成類似商品,且秀潔公司并未充分說明二者在功能、用途、生產部門、銷售渠道和消費群體等方面存在明顯差異,故僅憑秀潔公司二審訴訟階段補充的但形成于一審訴訟之前的證據1—8,并不能否定其在一審訴訟中的自認。同時,秀潔公司在未舉證證明全國生產、銷售“混凝土界面處理劑”的廠家數量與分布狀況的情況下,僅憑其在部分建材市場所購買的“混凝土界面處理劑”的行為尚不足以證明“墻錮”經過大量市場主體的銷售、宣傳,已經構成該產品上的通用名稱。因一審法院已經明確責令秀潔公司提交關于被控侵權行為獲利情況的財務賬簿和相關資料,其在并無合理事由拒不提交的情況下,應當自行承擔怠于舉證的法律后果,故秀潔公司直至二審訴訟中補充提交的審計報告缺乏合法性,不予接受。因此,本院對秀潔公司在二審訴訟中補充提交的全部證據不予采納。

 

因美巢公司在二審訴訟中補充提交的證據主要證明目的是為了反駁秀潔公司在二審程序中所提交的證據,故在本院未對秀潔公司所提交的證據予以采納的情況下,已無就美巢公司在二審訴訟中提交的證據予以采納的必要,本院對此不再予以評述。

 

再查,根據美巢公司在一審訴訟中所提交的公證書所載明的內容可知:1、美巢公司所主張秀潔公司銷售涉案被控侵權產品的價格分別為75元/桶、85元/桶和125元/桶(前述內容詳見下標2883頁和2891頁)。2、秀潔公司在進行商業宣傳中記載“其現有員工100余人,資產數億元…2014年2月16日向廣大用戶隆重推出秀潔、易雪、易康、尚邦、興潔、興潮等品牌膠類、涂料類系列新產品…促銷產品:秀潔、易雪、易康、尚邦、興潔、興潮品牌新上市桶類產品…新產品明細如下:秀潔、易雪、易康品牌:粘木王白膠(強效型、通用型、防水型);墻錮(強效型、通用型);精品108膠(強效型、通用型);精品界面劑(強效型、通用型)、內墻漆兩款、外墻漆。尚邦、興潔、興潮品牌:木工膠、膩子膠、墻錮、界面劑(高強型、經濟型)、108膠(高強型、經濟型)?!憬嗥放剖視κ諧〉牟紛楹希悍劾?、膠類、涂料、防水、外墻保溫等墻面裝飾系統全面覆蓋…秀潔品牌包括秀潔粉類系列、膠類系列(具體又分為6類具體產品)、防水系列、涂料系列、外墻外保溫系列、秀潔尚邦系列等…秀潔公司分別在杭州、天津、濰坊設有公司…收入、月毛利潤9萬元、30%毛利潤、純利潤3.9萬元(前述內容詳見下標2909、2922、2924、2928、2931、3011和3068頁)。3、秀潔公司工商注冊信息于2014年4月18日通過中誠信專業認證…詳細信息:主營產品或服務(膩子粉、白乳膠、涂料、防水涂料),月產量(10 000噸),年營業額(人民幣5001萬元/年-1億元/年),品牌名稱(秀潔),秀潔品牌產品共計17種(具體為秀潔環保全效外墻漆、秀潔墻錮、秀潔精品界面劑、秀潔耐水膩子、秀潔找平膩子等)…秀潔墻錮推廣通知,時間:2009年8月15日-2009年9月30日,一級代理商定價78元/桶,經銷商和分銷商80元/桶(前述內容詳見下標3107、3110、3111、3112和3126頁)。4、慧聰網關于秀潔公司的情況簡介:員工人數(91-100人),年營業額(人民幣5000萬元-1億元),經營品牌(北京易雪),月產量(10 000噸),認證信息(已通過認證)…慧聰網對秀潔公司的另一篇信息介紹中,除經營品牌記載為“北京秀潔”,其他內容與上述內容相同(前述內容詳見下標3138、3139和3190頁)。

 

本院查明

 

本院經審理查明,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基本屬實,但在對美巢公司所提交的經公證認證的網頁證據信息的記載上,并未完整查明相關產品所對應的具體信息,存在錯誤,本院在具體查明相關網頁內容的基礎上,對一審法院其他認定的事實予以確認。

 

上述事實有美巢公司提交的第3303708號和第4882697號“墻錮”商標注冊證、《專項審計報告》、銷售發票與合同、報紙期刊雜志復印件、美巢公司所獲榮譽證書、“美巢”注冊商標證以及被認定為北京市著名商標、中國馳名商標的行政文件、司法判決書、秀杰公司和王XX銷售的被控侵權商品實物以及相應公證書、合理費用支出的票據等證據,秀潔公司提交的“秀潔”、“興潮”、“易康”三件注冊商標證書、證人證言、公證書等證據,一審法院的工作記錄,秀潔公司和美巢公司在二審訴訟中補充提交的證據,以及各方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根據秀潔公司的上訴意見以及美巢公司的答辯意見,對本案爭議焦點作如下認定:

 

一、“墻錮”是否構成涉案被控侵權產品“混凝土界面處理劑”的通用名稱

 

2013年商標法第五十九條第一款規定,注冊商標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稱、圖形、型號,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或者含有的地名,注冊商標專用權人無權禁止他人正當使用。若涉案商標的構成要素屬于相關商品的通用名稱,則其他生產經營者有權在相關商品上使用該通用名稱,進而達到向消費者描述商品的具體種類與內容等目的,商標專用權人無權禁止其他生產經營者在具體商品上使用該通用名稱,這也是出于對公共利益平衡的考量。

 

關于涉案商標是否屬于相關商品的通用名稱,可以從涉案商標是否屬于法定的商品名稱或者約定俗成的商品名稱進行判定。若依據法律規定或者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屬于商品通用名稱的,應當認定為構成通用名稱。同時,一般若全國范圍內相關公眾普遍認為某一名稱能夠指代一類商品的,應當認定該名稱為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被專業工具書、辭典列為商品名稱的,可以作為認定約定俗成的通用名稱的參考。

 

本案中,秀潔公司僅以證人證言、其自身使用“墻錮”的具體方式以及我國部分建材市場生產經營者在界面劑、粘合劑商品上使用文字“墻錮”等,作為其證明“墻錮”在“混凝土界面處理劑”上構成通用名稱的證據,因證人證言系單方陳述,而秀潔公司并未證明我國建材市場實際生產經營者將“墻錮”在界面劑、粘合劑商品上作為通用名稱使用的具體比例,而美巢公司自身亦不存在將“墻錮”作為其商品名稱的行為,同時在無專業工具書、辭典等予以佐證的情況下,秀潔公司所出示的在案證據證明力較低,并不足以證明在被訴侵權行為發生之時,“墻錮”構成“混凝土界面處理劑”的通用名稱,故秀潔公司該部分上訴理由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二、秀潔公司實施的被控侵權行為是否侵犯了美巢公司對涉案商標享有的專用權。

 

2013年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六條規定,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標志作為商品名稱或者商品裝潢使用,誤導公眾的,屬于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規定的侵權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

同時,雖然商標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釋系針對2001年商標法具體進行的規定,但是該解釋目前并未予以廢止,其與2013年商標法具體規定并不沖突的內容,仍然可以作為人民法院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的具體依據。商標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規定,2001年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規定的類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產部門、銷售渠道、消費對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關公眾一般認為其存在特定聯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二條第一款規定,一方當事人在法庭審理中,或者在起訴狀、答辯狀、代理詞等書面材料中,對于己不利的事實明確表示承認的,另一方當事人無需舉證證明?!蹲罡呷嗣穹ㄔ汗賾諉袷濾咚現ぞ蕕娜舾曬娑ā返諂呤奶豕娑?,訴訟過程中,當事人在起訴狀、答辯狀、陳述及其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詞中承認的對己方不利的事實和認可的證據,人民法院應當予以確認,但當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的除外。

 

本案中,美巢公司為第3303708號“墻錮”商標和第4882697號“墻錮”商標的專用權人,涉案商標均處于有效狀態,故美巢公司依法對涉案商標享有專用權,他人未經許可不能侵害涉案商標的專用權。根據在案證據,秀潔公司在被控侵權的混凝土界面處理劑商品外包裝桶上將“秀潔墻錮”、“易康墻錮”、“興潮墻錮”以較大字體、突出進行了使用,使相關公眾將其認知為標識商品來源的商標,故構成商標使用,而且上述標志完整包含了涉案“墻錮”商標,彼此構成近似。同時,秀潔公司在一審訴訟中并未對涉案被控侵權產品“混凝土界面處理劑”與涉案商標核定使用的工業用粘合劑構成類似商品提出異議,并且秀潔公司在網頁宣傳中將“秀潔墻錮”表述為“選用高分子聚合物乳液及各種進口助劑特制而成的一種粘合劑”,故二者在功能、用途、銷售渠道以及消費群體等方面存在緊密聯系,構成類似商品。結合美巢公司提交的涉案商標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證據,秀潔公司就制造、銷售過程中在涉案被控侵權產品上使用“秀潔墻錮”、“易康墻錮”、“興潮墻錮”的行為,容易使相關公眾認為相關商品來源于美巢公司,進而造成混淆,一審判決關于秀潔公司侵害美巢公司涉案商標專用權的認定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秀潔公司該部分上訴主張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三、一審判決所確定的賠償數額是否存在明顯錯誤。

 

2013年商標法第六十三條規定,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賠償數額,按照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確定的,可以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權利人的損失或者侵權人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參照該商標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確定。對惡意侵犯商標專用權,情節嚴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確定數額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確定賠償數額。賠償數額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

 

人民法院為確定賠償數額,在權利人已經盡力舉證,而與侵權行為相關的賬簿、資料主要由侵權人掌握的情況下,可以責令侵權人提供與侵權行為相關的賬簿、資料;侵權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虛假的賬簿、資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參考權利人的主張和提供的證據判定賠償數額。 


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注冊商標許可使用費難以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三百萬元以下的賠償。

 

商標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四條規定,2001年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一款規定的侵權所獲得的利益,可以根據侵權商品銷售量與該商品單位利潤乘積計算;該商品單位利潤無法查明的,按照注冊商標商品的單位利潤計算。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該法第六十五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應當及時提供證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條第(一)項規定,一方當事人提出的書證原件或者與書證原件核對無誤的復印件、照片、副本、節錄本,對方當事人提出異議但沒有足以反駁的相反證據的,人民法院應當確認其證明力。同時第七十五條規定,有證據證明一方當事人持有證據無正當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對方當事人主張該證據的內容不利于證據持有人,可以推定該主張成立。

 

關于秀潔公司賠償數額的確定,本院將從以下五方面進行認定:

 

1、一審法院適用商標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的規定作為定案依據,存在錯誤。

 

2001年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一款規定,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賠償數額,為侵權人在侵權期間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權人在被侵權期間因被侵權所受到的損失,包括被侵權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商標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第十三條規定,人民法院依據2001年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確定侵權人的賠償責任時,可以根據權利人選擇的計算方法計算賠償數額。

 

因為2001年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一款對賠償數額計算的方式在侵權人獲利與被侵權人所受損失之間采取并列的排序,即被侵權人可以根據自身的意思任意選擇上述二種方式之一作為其主張賠償數額的計算方式?;?001年商標法該條的具體規定,故商標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第十三條明確規定了權利人計算賠償的任意選擇權。

 

然而,2013年商標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并未沿用2001年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一款規定計算賠償數額的表述方式,而是確定了侵害商標專用權的賠償數額計算方式的法定順序,即首先以被侵權人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為依據,在難以確定的情況下,可以按照侵權人的獲利進行計算,若均無法確定時,還可以參照商標許可費的倍數合理確定。

 

因此,一審法院在未準確對2001年商標法第五十六條第一款規定與2013年商標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具體變化進行認知的基礎上,仍然適用商標民事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第十三條的規定,顯然存在錯誤,本院對此予以糾正。秀潔公司該部分上訴理由具有法律依據,本院予以采納。

 

2、本案中美巢公司要求按照秀潔公司因實施涉案被控侵權行為所獲得的利益確定賠償數額,可以被予以采納。

 

關于2013年商標法第六十三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是指因侵權人的侵權商品在市場上銷售,使商標專用權人的商品銷售量下降,其銷量減少的總數乘以每件商品的利潤所得之積,即為被侵權人的實際損失。根據在案證據,美巢公司所提交的證明涉案商標知名度的證據中,均系其“墻錮”商標與“美巢”商標共同在商品上進行使用、宣傳,不宜將秀潔公司實施的被控侵權行為,具體會影響美巢公司相關商品銷量所產生的變化直接予以認定,但是客觀上秀潔公司已經侵害了涉案商標的專用權,并實際因侵權行為獲得了相關利益,故在無法確定美巢公司基于涉案被控侵權行為所產生的實際損失的基礎上,其要求按照秀潔公司因實施涉案被控侵權行為所獲得的利益確定賠償數額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對此予以采納。秀潔公司關于美巢公司主張賠償數額的計算方式違反法定程序,損害其合法權益的上訴理由,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3、一審法院以口頭明確告知的方式責令秀潔公司提供侵權行為相關的賬簿、資料等,并未違反法律規定,亦未損害秀潔公司的合法權益。

 

2013年商標法第六十三條第二款并未對人民法院責令侵權人提供與侵權行為相關的賬簿、資料的具體方式作出規定。該條款的規定系為了減輕商標專用權人的舉證責任,避免侵權人通過拒不提交自身持有且不利于其的證據,而使侵權人獲利的數額無法準確查明,進而達到減輕自身損害賠償責任的目的。因此,只要權利人已經盡力舉證,而人民法院通過明確告知,但不限于書面的方式,使侵權人能夠清楚知悉所應當提供證據的種類、范圍、內容等,以及拒不提交的法律后果,人民法院就可以參考權利人的主張和提供的證據判定賠償數額。

本案中,根據一審法院所做的工作記錄,其已經通過電話聯系的方式責令秀潔公司提供相關侵權賬簿、資料,并且告知其拒不提交的法律后果,而秀潔公司在一審程序中對此拒不提交,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在秀潔公司并未說明其具有合理事由的情況下,即使在二審程序中提交了專項審計報告,本院對此亦不予以接受。當事人應當對于法律已經明確規定的舉證義務采取積極地方式,而不能故意怠于舉證,通過不同審級程序采取差別對待方式,無視法律規定,由此所帶來的不利后果應當由該當事人自行承擔。因此秀潔公司該部分上訴理由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4、一審判決所確定的賠償數額缺乏事實依據,應當予以糾正。

 

一審法院以秀潔公司實施涉案侵權行為獲利作為損害賠償數額的計算方式,但是其錯誤將秀潔公司對外在網頁宣傳中所載明的月產量10 000噸認為系僅針對“秀潔墻錮”單品,進而認為將“秀潔墻錮”、“易康墻錮”、“興潮墻錮”三款被控侵權商品總計的單月銷售數量酌定為10 000噸具有合理性,從而確定支持了美巢公司關于1000萬元損害賠償的訴訟請求。然而,根據本院對一審訴訟中美巢公司所提交的經公證認證網頁所顯示的內容進行查證,可知秀潔公司在2014年2月16日推出了包括秀潔、易雪、易康、尚邦、興潔、興潮等至少六個品牌的粘木王白膠、墻錮、精品108膠、精品界面劑、內墻漆兩款、外墻漆、木工膠等多款產品;同時即使存在網頁介紹秀潔品牌月產量10 000噸,但是該網頁隨后所附載的秀潔品牌產品包括了秀潔環保全效外墻漆、秀潔墻錮、秀潔精品界面劑、秀潔耐水膩子等17種產品,顯然并非僅針對“秀潔墻錮”一款產品所確定的月產量;而且秀潔公司在慧聰網上還有針對“北京易雪”品牌的記載,顯然與“秀潔”無關。因此,基于上述證據所載明的內容,無法得出一審法院所認定的“秀潔墻錮”單品月產量即為10 000噸的事實,亦無法進而得出“秀潔墻錮”、“易康墻錮”、“興潮墻錮”三款被控侵權商品總計的單月銷售數量酌定為10 000噸的推定。由于一審法院計算損害賠償數額所查明的基礎事實存在錯誤,故其得出的損害賠償具體數額亦缺乏事實依據,本院對此予以糾正。美巢公司該部分上訴理由具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予以采納。

 

5、關于秀潔公司因涉案侵權行為所承擔損害賠償數額應當如何計算。

 

一般情況下,對市場經營主體對外宣傳所載明的企業自身情況不宜作為單一認定損害賠償的依據,但是在權利人已經盡力舉證,而侵權人無正當理由在人民法院責令其提交相關賬簿、材料而拒不提交的情況下,從減輕權利人舉證負擔、加大知識產權?;ちΧ?、營造誠信商環境的視角出發,可以將涉案侵權人對外宣傳所載明的內容作為判斷侵權人因侵權行為獲利的參考,但應當避免在案證據證明內容之間相互沖突,以及違背邏輯推理和日常生活經驗法則。在確定本案秀潔公司因實施涉案被控侵權行為所獲得的利益時,可以將被控侵權產品的銷量、被控侵權產品的銷售單價、被控侵權行為的持續時間、被控侵權產品的單位利潤率、被控侵權產品的單位總量、被控侵權產品的年銷售額、被控侵權行為的分布地域、秀潔公司的經營規模、主觀意圖、侵權情節、涉案商標知名度等作為參考因素整體予以考量。

 

雖然侵權人因侵權行為的獲利系基于其銷售行為所發生,故一般不宜將生產數量等同于銷售數量,但是考慮到建筑行業中特別是涉案的涂料、膠類等產品使用、保質周期等特點,以及秀潔公司對外宣傳的年營業額達到5000萬元以上的情況,根據日常生活經驗法則,本案中秀潔公司顯然是將實際生產的產品絕大多數對外進行了銷售,方能實現其所宣傳的經營規模,故可以將月產量作為秀潔公司月銷售數量的參考因素。同時,考慮到美巢公司實際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的銷售單價為75元/桶、85元/桶和125元/桶,在無法具體劃分不同單價被控侵權產品的銷售比例的情況下,按照各單價被控侵權產品均占銷售比例的1/3進行計算,故將被控侵權產品的單價確定為95元/桶,并且基于秀潔公司的宣傳情況,其自2009年8月15日即開始推廣秀潔墻錮產品,故涉案被控侵權行為持續時間較長。關于被控侵權產品的單位利潤率應當結合同行業所公布的數據以及秀潔公司在對外加盟廣告中所宣傳的情況,進行確定。結合美巢公司所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及宣傳情況中所標示的重量,涉案被控侵權產品的單位重量可以確定為18千克/桶。

 

關于被控侵權產品的年銷售額的計算,可以結合秀潔公司對外宣傳的產量、年營業額、所擁有品牌、產品類型等因素進行確定,但應當考慮秀潔公司在對外宣傳中其“秀潔品牌”所涉產品達到17種,該公司擁有六個品牌等相關事實,不宜簡單按照月產量10 000噸即進行計算。

 

因此,綜合考量涉案被控侵權行為的情形、所列舉應當予以參考的因素,以及彼此之間的關系,秀潔公司所實施的涉案被控侵權行為確實存在持續時間長、銷售規模大、分布地域廣、主觀惡意明顯的情形,故本院依法確定秀潔公司因涉案侵權行為所獲得的利潤以及美巢公司為制止侵權行為的合理支出二項共計為600萬元。一審判決對此認定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予以糾正。秀潔公司該部分上訴理由部分具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對其上訴請求部分予以支持。

綜上所述,秀潔公司的上訴請求部分成立。

 

裁判結果

 

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第三項、第五十九條第一款、第六十三條第一款、第二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5)京知民初字第12號民事判決第一項;

 

二、撤銷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5)京知民初字第12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第三項;

 

三、變更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5)京知民初字第12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為:北京秀潔新興建材有限責任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賠償美巢集團股份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六百萬元;

 

四、駁回美巢集團股份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北京秀潔新興建材有限責任公司未按本判決所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則應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八萬一千八百元,由美巢集團股份公司負擔二萬八千元(已交納),由北京秀潔新興建材有限責任公司負擔五萬三千八百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交納)。二審案件受理費八萬一千八百元,由美巢集團股份公司負擔二萬八千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交納),由北京秀潔新興建材有限責任公司負擔五萬三千八百元(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陶    鈞

審    判   員       王曉穎

代理審判員    孫柱永

二 Ο 一 七  年 十 月 三十一 日

書 記 員    張夢嬌



熱點

在線留言 在線留言